人生唯一之路—-与基督的相遇

小时候一根五毛钱冰棒会让你乐开怀,初中时候觉得什么都新鲜,但是有一种自己在慢慢长大的感觉,会思考—不知道什么是幸福、什么是真正的快乐、不知道为什么而活着的理由,结果没有答案,彷徨迷茫。



高中高考完后一直处在惊慌、彷徨迷茫,甚至用手机的小说麻痹自己,晚上看到不能睡觉,白天精神颓废,甚至在午后一个午觉后突然头疼剧烈,身边只有年迈的爷爷无人倾诉,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痛苦甚至走到厨房里拿起菜刀放在自己手上,因为我找不到活着的理由,我从小是基督徒的家门出生,即使不是很懂福音但是宗教的概念多少明白点,脑海里知道基督徒是不能自杀的,于是冷静下来放下刀。



那时高中高考刚结束每天就等着考试成绩,于是乎日复一日,爸爸因为上班即使能回家也很少回家,妈妈姐姐弟弟全在日本,这时候放假高中的同学也显少联系,晚上抱着手机看电视通宵,白天睡大觉,日子总会厌倦的,有一日午后睡午觉时做了梦鬼压床,不能呼吸、眼睛挣扎开的时候看见白影飘过,什么也不懂就是呼喊基督,就这样过了一会我能动了那时真的把我吓得不清。再后来成绩出来了很不理想。爸爸说只能去日本这条路了,妈妈打电话回来说:你要想清楚不要别人说就做什么,其实我心里真心不想去日本,因为上学时看的历史小日本怎样欺压中国国民,内心一万个抗拒啊,可是从小的我因为不常呆在爸妈身边,以至长大回来后我就不懂得表达。我的爸爸呢?讲话总是不会好好讲,讲两三句就开始冒火,就因为缺爱的我想想赶紧离开这中国国土去日本看看,妈妈那边或许会得到母爱呢?就这样子办留学签证一切都很顺利,读了一年语言学校,中间肯定跟妈妈之间的摩擦,那当然是长大后的现实—-金钱,总觉得我赚的少对比来去,我也厌倦一直跟机器人一样上班的日子。



中国人的观念老一辈很根深蒂固,就算我妈来了日本十几年也一样,说女孩子25后结婚就没人要了,于是我陆陆续续相亲了七个,最后一个感觉还行,再加上家里人一直唠叨,我就想着要不结婚看看或许会改变什么。结婚的保质期就一个月,本来两个人性格就有差异,谁也不让着谁,生活夜有没有规划,很快就有小孩,我就再想想有小孩子的日子会不会缓和点,怀孕的过程里总是觉得压抑,以为是第一次也没想太多,我妈说:要不星期天去做礼拜会不会好点,我就把话放心里。然后偶尔工作的便利店同事刚好是基督徒这下教会都给我预备好了,很久没去教会,想想一年多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来日本第一次去教会听到赞美的时候眼泪就哗啦啦,也许是沉积已久的压抑,边听赞美边回想着要是从头再来该多好,我想重新开始。但是人从母腹出来就不可能再进去了。当然我当时只是因为气氛,对于福音我真的不懂,教会的姐妹帮我做了福音之路信息的接待,那时真的是心里饥渴,中途呢?周日呢?完全凭自己心情去教会。但是神拣选了你他必会为你预备道路。



压抑的结果生出来的宝宝也不会太平安,不仅宝宝身体上的缺陷要手术愈合,还有每天的哭声让我这个新手妈妈措不及防,那时教会的姐妹来看孩子,他们一眼看出孩子的眼神很奇怪只是默默祷告了,当时他们也没跟我说那是我后来听到的,现在想想有福音确信的人拥有的眼目总是不一样。



再到孩子送到基督徒的国际学校,那时候我一方面带孩子实在带怕了,想脱离那个环境,送孩子上学后我礼拜也恢复了,当然还是宗教形式还是不懂,因为没有真正集中礼拜,只是一直在问题面前饥渴寻求解决办法,送孩子有一年多早上的时候五点多起床每天风雨无阻,那时候是怎样的力量让我这样接送孩子,现在的我肯定做不到。



当然家庭矛盾的开始,丈夫不理解我问我什么拼命去教会,刮风下雨就连发烧也去,在结婚以前我们没有实际了解彼此,丈夫也是家庭伤痕累累以至他有暴力倾向,因为打过我一次我家里人闹的很大于是他不敢动手,他把矛头转向孩子,那一天他自己身体不舒服孩子哭闹,他就甩孩子脸,把我吓的又气跟婆婆联系,婆婆气的过来跟他干架,两个人打到很疯狂,丈夫差点掐死婆婆,我吓得报警,那时因为我生性压抑久了的缘故什么都是忍耐,也不敢跟警察说真话,觉得自己真没用,一方面又想维护丈夫,但是又气不过他动手打婆婆。后来的事态教会的劝世用福音跟我解释了我听懂了,可是我就是没办法跟家里人说明。



转眼孩子两岁多时候,我第一次参加日本数列子大会,树墩子这个单语进入到我的生活,也是那一次我真正的接待了,我明白虽然我是基督徒,可是我问你有确信,也是那时候我知道真正的圣灵还有黑暗势力,当我告白时候黑暗不让我开口讲话,他闭着我的口,但是姐妹不断帮我捆绑黑暗势力,当我开口告白时后背出冷汗。那时候才一点点真正明白福音。但即使是接待,在礼拜上还是没有下决断还是会后欺骗、试探。到了后来我抓到树墩子单语时候我决定去韩国的树墩子大会,准备去手续都办完了,因为我自己的强烈想法我决定我决定是对的,只是跟丈夫打声招呼,这是我们离婚的开始。其实我自己过信仰生活的时候我只想到我要得恩典我的孩子要在这个场所,也不是说忽视家庭,我的丈夫最终忍受不了开口无论如何都要离婚。离婚后我有时间可以集中礼拜,但是心还是在那个家里,其实这么久以来的生活我看到的只有我自己、自我中心。孩子虽然会疼爱可是只是肉体上,我也看不见周围。



前夫偶尔发信息过来我也以为我们有希望,甚至我觉得我们跟恋爱的情侣一样,以至我们发生关系后又有第二个孩子,我很彷徨无措,孩子是无辜的,可是人总是要为做错事买单,前夫说只要你离开教会孩子不送那个学校,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经历这么多我也看到他的决绝,自己的孩子可以不管不顾。



但是福音里养育的数列子总是不一样,第一个孩子总是动不动就哭,后来才知道那是我自己的模样,当我得释放、医治的时候,孩子不知不觉已经有很大的改变,原来重要的不是你给的生活条件有多好,而是你能给他多少正确的福音。即使生活在单亲家庭里,拥有福音的环境也能树立孩子的世界观,只要给他刻印你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王面前给答案。




最终在这个旅程中一步一个脚印,不是多高的地位、背景,神不在乎这些。唯有持定唯有基督的人,持定预先拥有的福音,不是盲目的改变命运,回到过去,而是真正在基督里下决断,所有的事都会睁开属灵的眼目。时代不断变化中,三团体掌握着世上的文化,人们不断陷入、中毒。栗树、橡树虽被砍伐,树墩子却仍存留,圣经潮流中每个时代都有树墩子站立起来,我的目标是在福音养育的树墩子、相见的树墩子,睁开属灵眼目,正确福音育儿。

27回の閲覧
宗教法人
​麻布福音教会

Tel : 03ー3865ー4442

azabu.gospel.church@gmail.com

東京都台東区浅草橋3ー11ー8福音ビル

JR総武線浅草橋駅西口から徒歩7分
都営浅草線浅草橋駅A4出口から徒歩7分

​お問い合わせ

  • Instagramの社会のアイコン
  • さえずり
  • YouTubeの
  • Facebookの社会的なアイコン

©2020 Azabu Gospel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